摘要:谁能想到,一场春雨,竟是压垮老羌雕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裂变

 一场久违的春雨,将明前的阿尔沟洗得青葱翠绿,一尘不染。

樱桃挂果后,梨花李花次第开放。那些娇嫩细碎的花,有的似碧潭飘雪,有的如梦中仙子,层层叠叠,铺展在山坡上,给人如梦似幻的感觉。

新寨和老寨之间,各有一座羌雕,东边的老态龙钟,西边的神采奕奕。两面鲜红的旗帜,分插在碉楼顶部,风一吹,锦鲤一般左右摇摆。

再过一月,5.12”就十年了。阿尔村的男女老幼,在暖阳照耀下,一边期待着红樱桃和青脆李的产量和价格,一边盼望着七米宽的旅游公路能够尽快修到原始森林。

 

马志雄和朱光跃是龙溪乡地质灾害专职监察员。他们重点监察的对象,是阿尔寨下方三百米处的裂缝。2008年开始,他们每天沿着巴夺寨旁边的小路,慢慢攀行到阿尔老寨,一边仔细观察,一边认真记录,从来不敢怠慢。为了便于观察,他们还仿照张衡的地动仪原理,有时在裂纹里夹一张纸条,有时在裂缝里插一块石片,办法虽然土点,但很管用。

2018年4月3日,一场春雨过后,马志雄和朱光跃来到阿尔寨,猛然发现插在裂缝的石片不见了!吓出一声冷汗的朱光跃,赶忙掏出手机,用急促的语调,分别向村里和乡里报告了险情。

望着连爷爷的爷爷也不知道修建于何时的羌雕,马志雄和朱光跃一边摇头,一边叹息:完了,完了,永清书里的担忧,就要变成现实了。

 

永清的担忧,记录在他的《心历100天》里。按书中记载,地震过后第六天,永清和小红就发现了悬挂在阿尔寨下方三百米处的裂痕。可惜,在那个万念俱灰不知所措的日子,人们一会儿去中坝搭帐篷异地避险,一会儿回村里建板房过渡自救;再加上一会儿说异地搬迁,一会儿说原址重建,几番折腾下来,该崩溃的都崩溃了,谁还有心思去关注一条毫不起眼的裂痕呢?更何况,有老羌雕撑着,一条裂痕算得了什么?


不知什么原因,村里人总是将那条裂缝的演变过程与老羌雕的命运联系在一起------

1933年825发生的松潘大地震,虽然抹去了老羌雕的顶子,但没有动摇老寨子的根基,更看不到明显的裂纹!

2008年5月12日发生的汶川大地震,即便把老寨子90%的房屋都震垮了,老羌雕也仅仅被摇跨两层。剩下的半截残雕,依然矗立在悬崖峭壁之间,且将那条拉开的裂缝,紧紧拽在自己的手心!

2013年7月10日发生的特大山洪泥石流,尽管将裂缝冲成了裂沟,可是,经北京遗产保护中心修缮的老羌雕,还是稳如泰山,毫发未伤!

就在大伙以为老羌雕会一辈子不倒的时候,一场突如其来的春雨,竟成了压跨羌雕的最后一根稻草!坡上坡下刚还清建房贷款的十几户人家,直到被政府强行疏散到幼儿园和阮布电站两个安置点后,这才意识到大难即将来到。

 

“好在全村人的眼睛都睁着!特别是那几个观察员,不然,茂县新磨村的悲剧,又将在阿尔村上演。”说起这次的灾害监察以及后来采取的避险举措,永清和整个村子的人一样,无不感慨良多。

“哎,只是可惜了老羌雕,几百上千年了,怎么就经不住一场春雨呢?”一说起老羌雕,全村人就像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。

4月8日下午五点,从寨子里撤出来的人,不管是阿尔寨的还是巴夺寨的,也不管是去阮布避险的还是去十座磨逃难的,全都在幼儿园旁边的山腰上战成一排,默默的,遥望着对面山上的老羌雕。

他们一个个神色肃穆,就像在为百岁老人送葬。

夕阳的余光,照耀在金黄的墙体上,照耀在洁白的石头上,照耀在血红的旗帜上,照耀在新开的荒地上,照耀在美丽的李子树上。深蓝的天空,看不见一只鸟。平日凶神恶煞的狗,到时就要张嘴要吃的猪,此刻也不知道躲藏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凝固的空气中,各组组长,再一次默念了各家各户的人数。裹在人群里的朱光亮老释比,突然想为寨子念一段祈祷的经文。可是,从家里逃出来的时候,怎么就忘带了那面羊皮鼓呢?朱光亮绝望了。

 

石头,开始零零星星的掉。

老人的踹气声,越来越粗。

妇女的心,都快揪出水来了。

十九点五十五分,老寨子就像被深水炸弹击中一样,瞬间在悬崖边上鼓起一个大包,然后轰的一声,崩裂开了。

伴着震耳欲聋的巨响,两股黑烟,嗖的窜了上去。马家石砌的雕房,散架一般,从山坡一泻而下。

“羌雕还没倒下!羌雕还没倒下!!”不知道谁喊了一声,众人也跟着大喊起来。一堆老人和妇女,啪的跪了下去,呼天抢地。

飞泻而下的巨石,砸在石壁上,地动山摇。

石壁上反弹出来的石头,有的往下面砸,有的往上面跳,有的往对面飞,列别组的几户人家,瞬间就埋葬了。

不久,阿尔沟也被填满了。

就在大伙惊呆的时候,陈家媳妇突然嚎啕大哭起来,并且不顾一切的往山下冲去。幸好,被小红一把拉住了......

事后,永清回忆说,那羌雕是从顶上开始向外崩溃的,天女散花一般,非常悲壮。而山坡上那条裂缝,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
下面的照片,是我一天一夜的见闻。

一、又一次塌方,是阿尔山给我的见面礼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1944


二、巴夺寨,朱金跃在监察现场瞭望。无一伤亡的奇迹,朱金跃说是天神木比塔庇护的结果!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2038

三、巴夺寨,余义中望着被掩埋的家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3325

四、阿尔寨,悬在围墙上的玩具汽车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2047

五、阿尔寨,将床垫搬到避险安置点的兄弟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3422

六、巴夺寨,朱光亮家抢救出来的日用品,暂时堆放在小红的家门口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2034


七、阿尔寨,用三轮车抢运家具的马志文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2029


八、幼儿园,列别组安置点。工作人员正在登记房屋被毁情况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2007

九、阮布电站,阿尔组安置点。正在搭帐篷的志愿者和灾民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3417

十、阮布安置点,正在生火做饭的灾民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2433

十一、马德生烧了一盆热水,说,已经四天没洗过热水脚了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2021

十二、阮布安置点,马大嫂坐在帐篷前准备换鞋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2025

十三、巴夺寨,坐在大石包上累了一天的马跃。
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2041

十四、领导在阿尔村视察灾情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2000


十五、中小学校长和志愿者在灾区了解在校住读生家庭的受灾情况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2013

        十六、阿尔寨,背运救灾物资的路上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2428

十七、看见别人都在搬家,小红忧心忡忡的对永清说,既然专家都说危险,我们还是搬吧?永清说,九年前,专家还说这里可以建房呢?然后,头也不回,查看塌方情况去了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2237

十八、马家叔侄将祖先墓碑从阿尔寨抬到巴夺山上的时候,埋祖坟的地垮了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1955

    十九、杨大爷和他109岁的母亲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2232

    二十、83岁的老释比朱光亮,暂住在堂弟朱金龙家。因为年龄的原因,搬家的时候,全家都不让他帮忙。

垮坡发生四天之后,朱大爷乘着大家还在熟睡,一个人悄悄溜回家,取出三面羊皮鼓,开心极了。

微信图片_20180419091853


评论区
最新评论